美食菜谱

童年味|一半烟火一半羞涩

正文/南翔子

童年味|一半烟火一半羞涩

“小紫,学校考完了吗?”

童年味|一半烟火一半羞涩

“高姐姐,我们这周要考试.”

童年味|一半烟火一半羞涩

“你买票了吗?你什么时候回到元旦?我昨天用荠菜包了饺子。我知道你喜欢。已经冻住了。回来就做饭。”

童年味|一半烟火一半羞涩

谢谢你,高.谢谢妈妈,我会努力抢到票早点回家的。”

童年味|一半烟火一半羞涩

我愣了一下,说了声“谢谢妈妈”,表示尊重。

童年味|一半烟火一半羞涩

和妈妈一起看完视频,才知道一年越来越近了,童年的味道还历历在目。

小时候家里经济压力大。我爸我妈一结婚就分开了。父亲有三个哥哥,父亲说话时不被爷爷奶奶喜欢。分开的第二天是农历新年。我妈跟她爸结婚的第一个新年,是在隔壁郝奶奶送的两碗鸡蛋面里度过的。隔壁郝奶奶每次跟我说这件事,眼睛都忍不住湿了。

我出生的时候,我妈很忙,她技术好。甚至在除夕夜,她也彻夜不眠,为别人家做新衣服。我还是个小女孩的时候,还不明白我妈是怎么一边用脚踩缝纫机一边在火边搓手的。我经常看到人们在家里来来往往。孩子们总是喜欢吃东西。来拿新衣服的江波哥哥把他的红薯放在我面前让我闻闻。我妈说我太小了,吃不下,他就把红薯收起来,我却泪流满面。

我四岁的时候弟弟出生了,家里的情况比以前更糟,但是我勤劳的妈妈总是在年底让我们吃各种好吃的零食。母亲白天下地干农活,对腊月的寒风毫不退缩。她还在晚上为村民缝制衣服。临近年关的时候,她妈妈还会邀请其他阿姨去山里倒卖她们独特的头饰、衣服和手套。妈妈们经常要走很长时间才能到达山里的人。山民交通不便,信息相对闭塞。我妈妈总是抢走他们带来的所有装饰品。我妈用自己的血汗钱给我和弟弟买零食。那时候哥哥还小,零食大部分都是我吃的。最美好的回忆是棉花糖和棒棒糖。

弟弟上小学的时候,爸爸在叔叔的帮助下买了一台拖拉机,妈妈在农活后继续帮村民做新衣服。在母亲和父亲的努力下,家里的生活不再那么拮据,有时我们可以吃到腊月初一父亲从城里带回来的水果。我妈开始在业余时间做各种零食。一般她都是腊月初八开始忙。她吃了红薯果、炒花生、炒饭、炒瓜子和油条。每次寒假前我和哥哥去上学,口袋里的零食总是会出去,路过的孩子都羡慕不已。

年的味道(此图来自网络)

糯米在糯米上蒸,然后三五个一组的大叔拿一个巨大的石臼,用大木棍反复戳蒸好的糯米,直到糯米散开粘成一片,然后放在干净的木板上冷却,再用刀切成片。等它自然干了,再用小火炒一下,放在罐子里。当你想吃的时候,

腊月二十四是我和弟弟最期待的一天。除了小小的祭祖年会,还有一个特别重要的仪式,就是——做肉饼。在我的家乡湖北麻城,自古以来就有一句话,没有座位就没有蛋糕。麻城制作肉饼的传统可以追溯到楚国称王的春秋时期。腊月这个时候,年味特别浓。我们挨家挨户去池塘钓鱼,分鱼,杀猪杀肉,洗鱼肉,剁鱼肉,加红薯粉,在炉子上蒸肉饼。在烟火的烟雾中,一年的味道开始翻滚沸腾,这种气氛会持续到新年的前一天。有时候不景气的时候鱼少了,就不会多做肉饼了。

肉饼刚从锅里出来

我父亲是一个热心的人,交了很多朋友。第一个月,我妈不可避免的不仅会做一个纯肉饼,还会用红薯粉做一些“掺水”的肉饼,纯为了招待客人。“掺水”的肉饼留给了我家。我和我哥在做肉饼的那天,我妈拜了祖宗之后,只能尝一点点纯肉饼。那些年,只有

麻城宴肉饼

妈妈和爸爸必须为我们准备新衣服、鞋子、袜子和书包。妈妈有一双灵巧的手,可以买布给我们做,但是她几年都不愿意加新衣服。她总说你过年要有新造型,我和你爸就穿。

腊月二十七是我妈妈的生日。我妈会自己煮荠菜饺子给我们吃。没有瘦肉,只有皮囊和荠菜,但我和哥哥玩得很开心。中午半,我和弟弟做完寒假作业,妈妈已经在火边烤好了红薯,香气扑鼻,我和弟弟直奔妈妈。

我小时候,弟弟喜欢玩枪

除夕总是穿梭在烟花中。大年初一早起,准备大年三十,放鞭炮,是父亲的任务。除夕那天,我们一家四口围着火炉聊天。那时候没有电视,没有春晚看,但是过年的时候很温暖。

守除夕是家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。我妈会在晚上12点准时给我和弟弟压岁钱,我爸会在屋前放鞭炮。我和弟弟会从我妈那里拿到压岁钱放在枕头下,然后赶紧跑到门外看鞭炮。我看到家家户户门前都有一堆灿烂的篝火,空气中有一股浓浓的鞭炮声。烟花氛围中,空气中有一条闪亮而充满希望的路,一扫之前口袋里的耻辱。空气中的味道似乎告诉了一年的味道和意义…

“呜呜呜……”我听到了火车的声音。原来票务软件帮我抢票了。比去年早了几天。忽然,窗外飘来烤红薯的味道,童年的味道又近了.

当我还是个少年的时候

#余Xi x厨猫()红云是新生#。

https://www.jianshu.com/p/ee05f7eff678

微信扫一扫,分享到朋友圈

童年味|一半烟火一半羞涩

相关推荐